well地帶 休閒網's Archiver

earsowwn1235 發表於 2012-7-30 10:44

深秋加國行-1

10月下旬的加拿大,已過紅楓盛極的時節。但此旅經過幾多曲折之後最終成行還是頗令人慶倖的。國航的飛機持續爬升,往東北白令海峽方向飛行。在枯燥的機器運行聲中,睡意陣陣襲來。不知沉睡了多久,醒來已可以看得見北美大陸。俯瞰湖光山色,極為壯麗。

    絢麗多彩的安大略

    準時抵達加東部城市溫哥華,稍事休息,便搭乘楓葉航空公司的班機前往此行第一站—多倫多。飛抵Lester B. Pearson國際機場時,旅行勞頓明顯地寫在臉上。帶著倦意,斜靠著車窗,多倫多夜景在眼前不斷倏忽閃過。說不上很美,似乎還不如上海。

    下榻酒店毗鄰安大略湖(Lake Ontario),臨窗遠眺,風景如畫。幾艘遊艇停泊在湖邊,森然黝黑的湖水搖曳著微弱的燈光。半是新鮮、半是時差的緣故,夜裏睡得不塌實。再次臨窗遠眺,朝陽初升,湖水灩洌,成群水鳥繞船翻飛,一艘潔白的帆船徐徐駛遠。

    多倫多意為“聚集之地”,位於安大略湖西北角。如今,它已取代蒙特利爾成為加拿大重要的金融、工業和文化中心。用完早餐,便乘車前往安大略省的聖?雅各布農貿市場(St. Jacob Farmer’s Market)。市場地處多倫多西北,沿途野景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雖值深秋,草木依舊密密匝匝,層林盡染,色彩斑斕,紅、黃、橙、綠,很有層次,儼然是天然的畫卷。

    雅各布農貿市場人氣旺盛,附近城鎮的居民常舉家驅車前去採購。在市場的停車場,停滿了各式車輛。風很大,走下大巴,不禁打了個寒戰。商販們將各種貨物鋪將開來,仔細瞧瞧,希奇古怪的小玩意兒倒是不少。市場有一家雜貨商店。木結構的建築,上下兩層。同行的加拿大姑娘Sarah,抑制不住好奇,看什麼都新鮮,不時指指點點,評論兩句。

    有趣的是在商店出口處的一家店鋪賣著一條會唱歌的大魚。那木頭魚製作逼真,搖頭擺尾,咿咿呀呀。我笑著細聽,不大真切,可能是在招攬顧客吧。走出店鋪,只見市場露天攤子上賣著土豆、南瓜等農產品。由於萬聖節臨近,許多人購買了大小各異的南瓜,準備慶祝活動。

    與我們同行的另外一個夥計是個叫Richard法裔加拿大人。雖然已年近半百,但精幹的他看起來年富力強。說著一口法語腔濃重的英語,聽得我直犯迷怔。他眨巴著眼睛,一本正經地告訴我,幾十年來加拿大的土豆價格一直沒有太大的波動。

    市場的道口停著兩輛馬拉的蓬車。車主不遺餘力地吆喝,散發傳單,招攬生意。沒有大冷天坐馬車的興致,只在高頭大馬前拍了幾張照片走人。

    午飯在當地的一家餐館速戰速決。之後,四處遊蕩片刻,實在招架不住陣陣寒風,便溜進巴士返回多倫多。              

    大巴終於駛進多倫多市區。高聳的加拿大國家鐵塔(CN Tower)遠遠便可望見。早就聽說CN Tower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電視塔,此行怎能不遊?巴士剛剛停穩,拉上同伴直奔高塔。花上17加元,買了參觀券。再經過安檢門,高挑的引導員小姐客氣地引領我們乘速度極快的電梯登至觀光層。

    無心聽她的介紹,我迫不及待地邁到觀光玻璃前。多倫多市貌盡收眼底。東北方向是金融商業區的高層建築,但在Tower面前相形見絀;由北至西北方向,林木茂盛,色彩斑斕,煞是好看。波光粼粼的安大略湖無限鋪展,蕩漾著夕陽餘輝。

    等到要走的時候,才想起來自己還不知道這塔有多高。忙問同伴,他們說是550餘米,建於1976年。
  
    10月21日,天公不作美。烏雲密佈,雨勢蓄而待發。乘車前往安省Midland市的Huron村。行至中途,雨便嘩嘩灑落下來。車窗外景色依舊,時而葳然草野,時而茂密叢林,零星的木屋農舍藏匿其中,一派平和的田園風光。
   
    臨近中午時分,抵達Huron村落。雨勢漸小。在導遊的介紹下,我們開始參觀伊倫人的村落。

    伊倫人是北美大陸原住民印第安人的一支。伊倫人的大屋,也就是起居室,看似一截長麵包。為了遮風避雨,屋子被樹皮層層覆蓋,十分嚴實。室內兩側是粗木棍搭建的簡易床,上鋪獸皮,木柱上懸掛老玉米。屋內中央放置類似於火盆的取火缽。

    走出大屋,便是伊倫人勞作的木棚。以前伊倫人就在這樣的木棚下搗老玉米,處理獵獲的獸類。大屋邊上有一小屋,形狀相似,唯內部空間極為狹小。據說,這是伊倫人給做客的岳父岳母暫住的居所。同行的人不禁笑稱伊倫人不懂得敬老,只顧自己住大屋,讓岳父岳母住小屋。院內還有伊倫人生病時自療的小木屋。可以想見當年生活條件的艱苦。庭院由柱狀長木嚴嚴實實圈起來,主要是為了防止野獸夜間侵襲。院落中還有晾曬獸皮的架子、投擲石塊的賭博遊戲器具。幾只黑松鼠見人也不躲閃,蹲在搗玉米的木臼上細齧。
   
    午餐是在車中解決的。飯包裏備有麵包、水果、飲料。吃完飯,迷糊一陣子,便到了Gravenhurst市的白求恩故居。

    白大夫的故居坐落在一個風景如畫、極為靜謐的社區。紅黃楓葉尚未落盡,地上則是落葉無數,厚厚地鋪了一層。一位笑容可掬的中年婦女接待了我們。她先是帶領我們參觀白求恩出生的房子,然後就帶著我們到相隔不遠的屋中看介紹白求恩生平的錄象短片。在加拿大,很多人沒聽說過白求恩,連知道Gravenhurst市的人也不多。所以來訪的客人多為中國人。錄象片就是中文的。同行的加拿大朋友面露難色,表示聽不懂。我給他們簡要翻譯了一下,自己也算是在國外受一次國際主義教育。

    看完短片,在gift shop裏買了一只小勺,勺端焊著白求恩故居模樣的小房子,花了7個加元。順帶買了一個削鉛筆的銅制小紡車。冷風又起,就這樣告別白先生的故居。

    魅力無限的魁北克

    還是Lester B. Pearson機場。楓航的飛機北上,幾小時後抵達魁北克省省府魁北克市。

    魁北克街道狹窄曲折,地勢跌宕起伏,兩旁歐式風格建築屋頂色彩多樣。乘車每經過一個街區,往石板鋪就的小巷中張望,楓葉就紅在不遠處,極佳的風景。

    在魁北克下榻的是Chateau Frontenac, 歐式的古堡建築,毗鄰聖勞倫斯河。河水蕩蕩而過,沿岸停泊著幾艘破冰船。北美的冬天就要來了。11月,加拿大很多地區將會迎來第一場雪。

    當晚在距酒店不遠的老加拿大人飯店(Les Anciens Canadiens)吃飯。飯店不大,進門就撞見一排咧嘴傻笑的南瓜。服務員穿著傳統的裙袍,親切友善。在魁北克說法語,絕對是相當乖巧的做法。仗著自己大學時學過兩年法語,便用半生不熟的法語說 “Merci ”、“Rouge pour moi”等,她們的微笑充滿驚訝和善意。

    吃完晚飯,走出飯店,寒意頓生。古老的街道光線暗淡,老式路燈只能點亮面積不大的一方路面。古堡在夜幕下更顯韻味十足,還增添了幾分威嚴。張望遠處城牆,看不真切。

    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覺,醒來已是天明。誰知突然下雨,只得乘坐觀光車環城遊覽。導遊小夥子說著柔和的法語,開始介紹魁北克的風光和歷史。

    魁北克省是加拿大唯一法語盛行的省份。文化上主要是沿襲歐洲,這一點從老城區的建築上便可看出。對於獨特的文化,魁北克人引以為豪。魁北克市建於1608年。當年Samuel de Champlain在聖勞倫斯河畔落腳,建立皮毛交易點,漸漸成為北美大陸重要的軍事要塞和法國文化興起的發源地。198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魁北克市為世界遺產。

    觀光巴士在古城中緩緩前行,濕漉漉的路面陡仄曲折。道路兩旁是店面不大的boutiques,賣著旅遊紀念品。途經魁北克一處廣場花園,導遊說這是全城最浪漫的地方。每到夏日,伴侶攜手,最常光顧此地。看著如今人跡罕至的花園,落葉遍地,他開玩笑說,加拿大要是可以出口樹葉的話,就發財了。

    車駛過許多不起眼卻很有味道的小博物館。沿途還經過Celine Dion當年出名前開過演唱會的小劇場。市區一座鴿舍給我印象深刻。魁北克政府出資在城中建造這樣的建築,是為了幫助鴿子在順利過冬。大雪封門時,有人專門負責在舍中投食。

    這一天看了許多,但由於雨水太大的緣故,沒在外面走得太久,成為此行一大遺憾。再次舒服地睡了一覺,該是告別魁北克的時候了。故意早起,提前下樓,希望可以多看這城市幾眼。還是細雨不止。聖勞倫斯河畔擺放著數門大炮,見證了兩個世紀前英法殖民者為爭奪魁北克兵戈相向的歷史。清冷的晨風中,四周靜謐無聲。歷史課本上多次提及的河流就在自己身旁流淌不語,不由喟歎。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