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哈爾濱園林風格淺議-1

位於祖國最北部的省會城市哈爾濱,是座美麗的江城,有其獨特的城市風貌,包括城市規劃、建築和園林三方面的地方風格。本文試對園林地方風格問題作一淺識。

  一、園林地方風格的概念

  風格,是藝術作品所共有的一種特徵。黑格爾在論述藝術美時曾指出:“風格就是服從所用材料的各種條件的一種表現方式,而且它還要適應一定藝術種類的要求和主題概念生出的規律”(《美學》,第一卷,朱光潛譯)。“風格總是意味著通過特有標誌在外部表現中顯示自身的內在特性”(〔德〕威克納格:《詩學。修辭學。風格論》)。“如果說意境是內容形式有機統一的藝術整體中偏重於內在意蘊的方面,那麼風格則是其偏重於外在形態的方面。風格是什麼?簡單地說,就是藝術作品的因於內而符於外的風貌”(蔡儀:《美學原理提綱》)。

  園林藝術,是以主要用真實的自然材料來表現自然美和人在自然裏的生活之美為特徵的。它和建築、城市規劃以及實用工藝一樣,都不屬於無功利目的的純藝術領域,但又包含有相當的藝術成分。所以,園林作品和其他種類的藝術作品一樣,也有其時代風格、民族風格、地方風洛乃至個人風格。園林的地方風格,是由造園者的主觀因素(思想、情操、趣味、修養等)與當地的自然條件、社會生活和文化傳統等客觀因素相統一所形成的特徵,是當地的社會生活內容與園林藝術形式相統一而在整體風貌上所表現出來的共同特色和特徵。

  “風格的美在於明晰而不流於平淡”(亞裏士多德:《詩學》)。用形容詞匯來說明一種風格,是我國文藝理論批評史上論述風格的傳統方法。其特點,是以一定的語詞符號作為輸入資訊,觸發人們的美感聯想,憑藉積累的審美經驗去領會、想像和再創造,去把握作品整體風貌特徵的美。但是,由於園林較之文學、繪畫、音樂、建築等來說,有著更廣泛的綜合性,所以,對園林地方風格的確切表達,一直是學術界所關心的重要課題。我認為,園林構景的主體應是地貌創作、植物造景和園林建築三者的有機結合。對園林地方風格的表達,離不開具體園林形式。形勢是風格的寄託,是對形象的抽象,風格要由形式來表現。因此,園林的地方風格應該是人們對當地園林形式的一種能動反映,是對當地一系列園林資訊的綜合概念。

  園林地方風格的形成,與當地園林內容與形式的產生條件密切相關。就自然條件而言,有地理狀況、植被面貌、氣候因素、園址環境以及造園材料的資源等。就社會條件而言,包括的範圍更廣,主要有:地方的材料成功運用所形成的濃郁鄉土風貌;地方的歷史文化背景及審美習尚;地方的民風民俗和社會生活特點;地方的民族氣質與性格特色;地方的經濟發達水準等等。所以,不同的園林地方風格是不同的自然條件與社會條件的各種因素相互交叉和滲透的綜合結果。

  二、哈爾濱的園林風格

  (一)就自然條件的作用而言,哈爾濱位於北緯45°41′,東經126°37′,海拔171.7米,年均溫3.5℃,年均降水量526.6毫米。夏無酷暑,冬有嚴寒。在每年長達七個多月的採暖期裏,人們很少戶外活動。雙層玻璃窗吸收了陽光中90%以上的紫外線。所以,哈爾濱人倍覺夏天的可貴,迷戀著到園林裏去野遊,充分享受一下陽光、碧水、樹蔭等大自然氣息。這是哈爾濱園林在遊憩內容上的特色。公園的主要遊覽期是夏季,六、七、八三個月裏的遊人量可達三、四百萬人之多。市民們大都攜家野遊活動。在沙灘、水面野浴(包括日光浴和江水浴),在花間、林下野餐。據調查,每戶市民一年至少要這樣玩一兩次。這已成為哈爾濱人必要的一種生活方式。與此相應,園林的景點和設施也主要適應夏季活動的需要,如日光浴場、天然游泳場、划艇、舢板、野營地、露天舞池、綠化劇場、冷飲餐廳、遊樂器械等等。象文化公園1959年建設的露天大舞池,同時可供五百多對舞伴翩翩起舞,花牆內外的啤酒花、丁香花隨風飄香。馳名中外的“哈爾濱之夏”音樂會,也在此拉開序幕。這裏成了哈爾濱人最喜愛的遊憩場所之一。

  哈爾濱地處寒溫帶,自然植被是以松、櫟、榆、樺等組成的針、闊混交林。據調查,在園林裏露地生長的木本植物約143種,但其中適應性強、栽培廣泛的僅十餘種。園林裏作為主景的鄉土樹種是家榆和丁香等,故哈爾濱又有“榆都”和“丁香城”的別稱。象兆麟公園和文化公園,大部分就隱沒在清新的榆蔭之中。丁香和榆葉梅,是園林裏主要應用的花灌木。五月江城丁香開,花團錦簇,芳香飄逸,洋溢著春天的喜悅。夏季,園林植物景觀以楊、柳,榆為主調。如斯大林公園沿江柔美飄拂的絛柳,冠大色濃的小青楊樹群,為雕塑、花壇和園林建築提供了良好的背景。冬季,黑皮油松,樟子松、紅皮雲杉等針葉樹,在皚皚白雪覆蓋下愈顯蒼勁青翠;享有“林中少女”美稱的白樺,以其潔白的枝幹,挺拔的樹形給雄渾的北國風光增添了旖旎的色彩。

  (二)就社會條件的作用而言,哈爾濱是1898年隨中東鐵路的修建而興起的近代城市,這就帶來了相當多的俄羅斯及歐洲文化的影響。它不僅促使整個城市形成了比較統一的歐式建築風格,而且影響到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市內現有的12個公園,建城初期規劃留下的大片綠化用地,以後發展成為較完整的園林綠地系統。哈爾濱園林在藝術形式上明顯地表現出受蘇聯園林文化影響的痕跡。在佈局手法上,基本採取有軸線的整形式平面,遊覽線沿軸線方向佈置,景區和景點依軸線作對稱或擬對稱的排列。筆直的花園式林蔭道,幾何形的遊憩廣場,規整的花壇、草地,修剪精細的植籬等等,結構井然有序,園景簡潔開朗。例如,史達林公園以一條濱江大道為主軸,四條城市街道與之垂直相交,自然地形成了公園的四個出入口。在軸線的起點、終點和交點,都以園林建築、雕塑、噴泉、模紋花壇等作為局部構景中心。軸線中央,矗立著壯麗的主景??“塔鎮江天”群雕建築,氣勢磅?,意境深遠。兆麟公園、文化公園、動物園(下圖)等均採用主副軸線相交,擬對稱地組織景點、景區的手法,以整形的廣場和林蔭路網構成平面佈局的輪廓。這樣,不僅易使園林重點突出,主景升高,讓景色在有規律的變化中層層展開,給人以富有節奏韻味的美感;而且遊客容量大,分佈較均勻,遊覽導向明確,並能使園林與城市的總體風格相協調,從而為廣大哈爾濱人所理解和欣賞(參見封底《哈爾濱園林》照片)。在園林建築方面,基本沒有中國傳統建築卷棚、歇山之類的立面形象,而採用比較統一的俄羅斯建築風格。如斯大林公園裏的江畔餐廳、太陽島餐廳、江上鐵路俱樂部等,一般多為木結構,高尖頂屋面,門窗周圍有雕花圖案鑲邊,利用外廊柱和牆面的虛實對比來增加光影變幻的體積感,簷部裝修也很豐富。多數建築色彩鮮豔、裝飾華麗、小巧玲瓏,富有異國情調。象文化公園大門,就借鑒巴洛克式(Baroque Style)手法,立面上用雙柱一組突出垂直分劃,在三個連續的拱券之上安放門標,造型輕快簡潔。園林建築著色多為米黃、乳白、粉紅、淡褐等。這些溫暖淡雅的色彩與濃綠的樹叢背景恰成對比,使形象更加鮮明。近年來,還出現了運用反映當地風土特色的瓷磚壁畫裝飾牆面等新形式。

  (三)就自然條件和社會條件的綜合作用而言,哈爾濱園林也表現出獨特的風格。

  在哈爾濱的園林裏,沒有詩詞楹聯和典故傳說用以表達中國傳統式的“造園意境”。點景之物主要是一件件的雕塑,其數量之多,密度之大,為國內其他城市所不及。例如,史達林公園裏就佈置了十五處雕塑景點,既有紀念性主題的,也有牧歌式主題的,風格不同,情趣各異。其中以大型群雕??“塔鎮江天”最為宏偉。它由防洪勝利紀念塔頂的青銅圓雕和塔身四周的浮雕組成,基座上一面是環狀雙層噴水池,另一面是個小音樂臺。它與半圓形的柱廊背景建築一起,融入遼闊的江天景色,用無聲的詩句,表達“勞動人民是新中國的主人”這一崇高意境。公園軸線的東西兩端,各放一尊天鵝雕塑。這是因為黑龍江省的版圖形如天鵝,詩人們把哈爾濱喻作天鵝頸下閃爍的明珠。於是,美麗的天鵝便成為哈爾濱市的城徽。那展翅高飛的天鵝,不正寓意著哈爾濱人美好生活的未來嗎?此外,還有許多牧歌式的抒情雕塑小品,以巧妙的構思、優美的造型,表現人們生活中的片斷,豐富了園景的詩意。如:“起步”、“讀”、“琴聲”、“夏日”、“再來一個”、“我們勞動去”等等。
返回列表